April 14, 2020

December 29, 2017

May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視覺.語.藝術﹕情與調

July 4, 2017

港聞 | 視覺.語.藝術﹕情與調 | 明報 (2015/11/25)

文:黎若曦、馮家慧 
 
圖: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明報專訊】 前兩期以不同例子向同學介紹影像裏色調和場面調度發揮的語言功能,今次將會以小說改編的電影作深入討論,先跟大家探討電影《胭脂扣》如何改編小說的結局,加強小說人物的形象;另一部分則集中以香港電影《花樣年華》中一場經典戲談論其中的感情如何現於畫面上。 

 

 


 ◆《胭脂扣》的重遇與決斷 
 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寫名妓如花和紈絝子弟十二少面對家庭壓力下決定殉情,如花死後在陰間等了53年也找不着十二少一起投胎,便到陽間借助有緣人永定和阿楚尋人。原來十二少沒有應如花之約赴死,並拋(後來娶的)妻棄子,一生花盡爹娘家產不務正業。兩人一鬼尋到片場,他們在一群「茄喱啡」中找不到十二少,如花也從此消失,小說並沒有為如花的故事落幕。相反,關錦鵬導演的電影版本,則改編了如花(梅艷芳飾)終在片場找到已滿頭斑髮的十二少(張國榮飾),他說着小說文本中一名老「茄喱啡」說過的話:「當年屙尿射過界,今日屙尿滴濕鞋!」透露二人早已遇到十二少而不知。電影中,十二少老來仍如從前般吸毒偷生,潦倒不堪的樣子盡在如花眼前——原來這就是她等(愛)的人。 
 如花走到躺在暗處的十二少面前,唱着相見時的曲(圖1)。畫面中色調陰暗,破爛的木窗框似在訴說二人的關係——即便曾經多麼華美絢麗,也經不起時間洗禮,敵不過風吹雨打,終會失色。有趣的是,說到底這不過是片場中的一道布景板,人生卻如戲,一人一鬼皆困其中。然而,我們被破窗隔開,雖因角度看不清框內細節,也看不清十二少的表情,但如花卻清晰可見。她與偷生的十二少不同,性子剛烈,愛便愛得不顧一切,莫論妓場中的情是否如戲不可當真,如花的愛在黑暗中也是真實可見的。 
 如花的剛烈vs.十二少的潦倒 
 看到這麼一個苟延殘喘的老頭子,如花對十二少說最後一番話:「十二少,多謝你仲記得我。呢個胭脂盒,我掛咗53年,𠵱家還返畀你。我唔再等。」她把胭脂盒塞在十二少掌心(圖2),轉身便離去。畫面中二人看似平等,但光影的位置已揭示二人的差異。微光唯一落在如花臉上,她是鬼,但存在感比十二少更強,視線基本都集中在她臉上。她主動,他被動。她雖身亡,心裏卻無悔而昭明,她就是專情才不怕天、不怕地,也不怕死;十二少卻身存而逃避,活在晦暗之中,只會後悔卻沒有做任何正面改變的勇氣。這麼懦弱的人竟是男子,而直視所愛的人的如花,卻只是一名女子,一反傳統中的性別形象。 
 

 

如花離去的一幕,色彩霎然回來,鏡頭由下而上拍攝,即便十二少在她背後大喊「如花原諒我」,她也沒有回頭。她在暖光下行走(圖3),走進畫面中唯一的光源,我們看到的不是淒涼女鬼帶怨投胎、被光吞噬,而是一名值得敬重的女子選擇重生,往世界唯一光明之處進發(圖4),而她這一去不再為情郎,而是為了自己。片中她當然哭了,但在這等夢幻的光線下,她的哭似乎是呼應自身的決絕,一種自我救贖,說明這才是如花最美好的結局。 
 如此看來,小說中的如花該是見到十二少的不堪而一聲不響地離去,電影似乎有意透過改編,加強如花的烈女形象:為情為義,一言抵萬金,為情郎再度賣身儲錢,為他求師讓他有一技之長能自力更生,卻不求回報;最後心死便主動離開,做到不恨不怨不悔,瀟灑果斷。此等剛強之氣,如同她所消失之處,那道門後能往外透射出來的美好,是十二少永遠也不能得到的。 
 《胭脂扣》 
 由關錦鵬執導,李碧華與邱戴安平編劇,由梅艷芳、張國榮、萬梓良及朱寶意主演。當年此片仍未於香港上映,便奪得台灣第24屆金馬獎最佳攝影;後來在港上映,獲得1989年第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關錦鵬獲得最佳導演,梅艷芳獲得最佳女主角。 

 

 

 


 

 

◆《花樣年華》的分手矛盾 
 《花樣年華》(靈感來自劉以鬯的小說《對倒》)講述1960年代一段內情複雜、難定對錯的婚外情故事。報館編輯周慕雲(梁朝偉飾)遇上鄰居蘇麗珍(張曼玉飾),並發現對方的另一半正是自己配偶的外遇對象。就在二人理應悲憤時,彼此卻暗暗萌生愛意。 
 整部作品的畫面,都常出現色澤鮮艷的擺設、服飾和醞釀情調的橘黃燈光,確實為主角的處境堆砌出一個花樣年華的風光。 
 是次我們所探討的場景出現在故事後半段,描述兩名主角開始被閒言閒語困擾,甚至需面對另一半時,在一個雨夜中上演分手的情節。 
 一開始,周慕雲因避雨而碰到蘇麗珍,兩人偏偏在一條又長又窄的巷子相遇,暗示命運迫使他們在窄路相逢下,必須面對現實,解決彼此的情感問題。當周向蘇道出心迹,指怕面對不了蘇的丈夫回來,並說明決定買船票離開時,滂沱大雨猶如替這對強裝客套的男女痛哭流淚(圖5)。 
 此時,周決定與蘇一起為分手來場綵排,好讓彼此有心理準備面對真正的別離。就在這轉折點,鏡頭突然剪接至停雨後的時空,節奏就如二人突然得知要分開般唐突。當屋簷上的雨水滴到街道地面時,泛起了微小的漣漪(圖6),正好喻示主角忐忑的內心世界。 
 

 

心理變化vs.鏡頭變化 
 其後鏡頭引領觀眾穿過鐵閘,看着二人在暗巷上演分手戲碼,呈現出一種窺視角度(圖7),正好令人感受這段不能曝光的關係的處境。 
 與此同時,這場景的燈光一直保持暗沉,縱使蘇身穿色彩鮮艷的碎花旗袍,在畫面看來,這可謂整部作品當中色調最冷的一幕。 
 蘇在畫面中徘徊時,鏡頭間或穿過黑暗的圍牆(圖8),畫面頓時變得一片漆黑,這是一種直接以顏色來為這段沒結果的關係作預設的手法。 
 當蘇一邊離開鏡頭一邊輕說「你可唔可以以後唔好再搵我?」的同時,微微的白光卻映射出她殘留在牆上的影子(圖9),反照她口說分手,心裏又難以割捨的矛盾。 
 從以上例子歸納而看,導演在這場戲中,運用了各種令氣氛淒冷的色調和景物來表達角色心理,例如雨水、白燈、窄小的暗巷、冷清的街道和灰白的牆壁等,令這情節的效果相對其他場景更別樹一幟,突出了婚外情注定的無奈和遺憾。 
 《花樣年華》 
 王家衛導演的第七部電影,於2000年上映。故事上承《阿飛正傳》,下續《2046》。作品先後獲得西方多國(法、德、英、美等)電影界的最佳外語片獎項,是迄今歐美影評界綜合評價最高的華語電影之一。電影中的經典旗袍設計,也引領了時代對旗袍美的品評。 

 

明報原文:

http://bit.ly/2ujW5SX
 



《花樣年華》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