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4, 2020

December 29, 2017

May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雪米糍

April 14, 2020

 

 

中秋又到了,蚊仔今天收到了一個由 速遞公司 送來的包裹,冰冰涼涼的一個四方盒子,底部還滲出小水珠。蚊仔一打開,便見一個冒著寒煙的月餅型雪米糍,旁邊捲著一束小紙條。掀開紙條,她刻意用調皮語氣把訊息讀出來:「但願你今晚發了個好夢,就別再醒過來!中秋節快樂!」

「誰送來的?」

「老公!回來了?」蚊仔把月餅遞高並說:「阿賢送來的。」

「衰仔!都幾十歲了,就不能說句好的。」

「哈!他就是這樣!」

除母親外,只有阿賢懂蚊仔從小討厭街上賣的冰皮月餅,升中一那年中秋,學校還沒有太多功課,蚊仔閒著便偷了母親的月餅模具,把剛從士多買回來的雪米糍塞到模具中一壓,便成了她心目中最喜愛的月餅口味。那天她還多倒了幾個,拿到天井地下,趁阿賢顧著在乒乓球桌上與肥仔決一死戰時,塞了一個最冰的到他嘴裡,冰得他牙齦發癢,氣得半死。

蚊仔和阿賢一出生開始便住在瀝源邨,幼童時期便一同耍樂,直到中學階段,二人都分別在學生認識了新朋友,便漸漸疏遠了一段時間。放學在邨內見到面,也只是點點頭。

 2003年沙士期間,有一天,蚊仔發著高燒卧在床上語無倫次的,蚊仔母親哭著在走廊問人該怎麼辦,深怕叫了救護車,便從此見不到女兒。阿賢見狀,衝進蚊仔房間,把她背起來,走到門口跟蚊仔母親說:「我們先把她送到診所看看症, 搏一搏,可能只是普通感冒。要是確定是沙士才叫救護車!那你們可以多見一會!」

對於阿賢這鼓無聊的傻勁,蚊仔後來回想起,雖覺無知可笑,但更見難得。自工商管理系畢業後,阿賢便學懂了凡事務實,思考取巧,更莫論會像從前一般,會花時間為蚊仔壓一粒雪米糍月餅。

「嗱!」阿賢瀝源橋邨口位為蚊仔遞上一個化滿霧氣的膠盒。「你年初病成這樣也死不了!做了一打給你慶中秋。」

蚊仔把燈籠塞到阿賢手上,埋頭吃個起勁,縱使有兩顆已經溶成一坨,她還是放進嘴裡吮得高興。那年中秋,大家都在惡夢中醒來,特別珍惜每一口燈火。

其實蚊仔真的很喜歡阿賢,從小就喜歡,她亦深信,終有一天阿賢會知道的。

 

「送給妳!」剛從上海回港的阿賢,難得抽時間回瀝源邨過節,便把蚊仔約出來,順便再為她壓一個雪米糍月餅。

「哇!長這麼大還記得要玩這把戲!」蚊仔打開那藏著乾冰的包裝盒,仔細輕巧地把月餅拿出來輕嚐一口。

「吃那麼少?」

蚊仔拉一下肩膀上的披肩,咳兩聲,再輕道「胃寒呀!醫生說我不能吃寒涼的東西。」

「陳嘉雯!」阿賢突然認真的凝視著蚊仔。「中秋後,跟我去美國,好嗎?」

蚊仔沒給阿賢任何眼神回應,只看著遠方往馬鞍山方向,輕問:「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嗎?」

「確定!」阿賢進一步雙手抓著蚊仔肩膀。

那刻,蚊仔的視線緩慢地從麗豪酒店稀散的燈光處移到阿賢臉上,與他四目交投。這次阿賢在蚊仔的瞳孔中看不見欣喜,只見一殼眼淚正從她黑壓壓地眼眶中湧出來,淹蓋了他的影子。當察覺到蚊仔微微且痛苦地搖頭那一瞬,阿賢知道一切都太遲。

2005年,是二人談戀愛兩週年,蚊仔為阿賢煮了一頓飯, 雪米糍月餅也壓好幾顆放冰箱待用。苦等一晚至到快十二點時,蚊仔打開電腦看一下電郵,才發現原來阿賢在當日下午,鬼祟地傳了一封表示自己要到美國發展的電郵給自己 。當她讀到電郵時,對方已離境了。蚊仔為此事,哭了一整個月,往後有好一段日子,她的朋友都不敢跟她到瀝源橋散步。後來,阿賢有道歉解說,當時太衝動,不懂面對,但怕蚊仔不肯給他離開,才聽同事建議出此「絕招」。這「絕招」一出,果真殺傷力驚人,有好幾年,二人都仿如陌路人。

一直到2008年,顧用阿賢的美國金融公司受雷曼兄弟公司的債券事件影響,需要裁員,便把他「裁」回香港。由於阿賢在香港只有瀝源邨一頭住家,蚊仔就在那段日子,從銅鑼灣新居搬回瀝源邨,好讓自己多點時間陪伴阿賢,與他共渡難關。蚊子以為那是個時機,可跟阿賢一起走下去。可惜那年中秋,沒有什麼氣氛,也沒有雪米糍月餅,蚊仔只獲得阿賢一句勸:「嘿!趁著還有點青春,不到三十歲,你就裝扮得體一點,找個有本事養你的人吧!」

正所謂「東家唔打打西家」,後來內地經濟轉好,阿賢被獵頭公司邀請到上海某上市公司當金融顧問,一做便又是好幾年。

「我真的很開心!你終於覺得自己有本事跟我在一起!但......」蚊仔把披肩抓得更緊。「你知道為什麼我父母會離婚嗎?因為有一天,我媽睡醒了。」

蚊仔母親讀書不多,但亦有跟她分享幾個小道理,其中一個是這樣:人每戀愛一次,就像發一場夢,就看那一場夢可以發到死去那一天。要是不幸醒來了,也別花時間抱怨了,因為怎麼也不可能睡回同一個夢中。唯有等下一個夢吧!

蚊仔這天就捧著阿賢的臉龐,那個熟悉且讓她溫暖的臉龐,心如刀割地說:「我醒了!我真的醒了!我本來在夢中好好的,我也不想醒來的,但我就是醒了!」淚如雨下地她,哽嚥的利害,微弱的發出四顆如刺針般的字:「回不去了!」

不如往年,這次是蚊仔把阿賢留下瀝源橋上,自個兒離開,往自己的人生方向走。

 今天,蚊仔看著這張寫著「但願你今晚發了個好夢,就別再醒過來!中秋節快樂!」的紙條,再看著那個為自己爬上櫃頂拿外套的老公,她會心一笑說:「中秋節快樂!」

願大家都找到一段,彼此都願意落重藥令雙方都沉睡下去的關係。

 

為正在閱讀的你點唱一首林子祥的《最愛是誰》!記得聽!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