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4, 2020

December 29, 2017

May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文學地圖﹕穿梭新舊旺角

July 4, 2017

明報 (2015/06/05)

港聞 | 文學地圖﹕穿梭新舊旺角

文:黎若曦 
 圖: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明報原文:

http://bit.ly/2uE320I

  【明報專訊】 「舊事!舊事!『舊屎』冲咗落水就冇咗啦!無謂提啦!」《金雞》這句對白令我矛盾了好一會,這部電影有趣之處在於幾近由主角的記憶碎片拼湊而成,就像生活,生活就是現在與過去的拉鋸角力。本年度最後一期「文學地圖」,我們一起出遊旺角—— 一個最能體現香港特質的地區。伴隨作家的文字,在旺角新舊交雜的縫隙中遊逛,也許,我們能獲得一些生活上的懷緬和思辨。 
 

 

◆香港舊巴士 
 首先,我們來到西西在〈花墟〉中,提到的50年代香港巴士。原來當時「還沒有一人控制的巴士,也沒有需自動付車資硬幣收款機,那時候,每一輛巴士上都有司機,樓上樓下都有售票員,車門旁邊站著守閘員。」。相信以上畫面,別說千禧(2000年)後出生的同學,對於80後的筆者同樣新鮮。或許,正因為從前發達的不是科技,而是人手,所以作品流露當時車廂中滿載着的人情味。〈花墟〉的字裏行間,夾雜司機的汗水,售票員手上的煙蒂,守閘員在搭膊談天、笑聲,梳頭的,削鉛筆的,打盹的。 
 對於以上的人和事,現在還能在現實中找到多少?我只找到一項,就是那活在什麼世紀的人類都會做的——打盹。雖然作者並沒有對往昔景象作任何批判,但當材料湊在一起,卻不難發現筆墨中正滲出陣陣屬於那時代的溫暖。試想想將來我們可否如作者寫〈花墟〉一文般,細膩地把手機熒幕的微光、塞車、打盹和擠迫的企位等眾生相,寫成一篇記載時代情緒的散文呢?還是堅持掛上耳機,選擇長期把靈魂埋在與世隔絕的音符中,讓今天這「舊事」真的被不息的時間川流冲走。 
 

 

◆花墟 
 隨着童年的作者下車,一剎那便到了80年代的花墟。根據〈花墟〉描述從前的街頭市場,可看到當年的植物是自由的。「花攤子都是小小的,其實也無所謂攤子,花販把他們的植物擺在地上,有盆子栽種的,就連盆一盆一盆並排在一處,若是一束一束的鮮花,都裹紮在報紙中,堆在地上,或者斜靠在球場邊緣的鐵絲網上,或者倚在馬路邊行人道的矮橫欄上。」,任誰路過都是賞花之人,而現在的花品多數都被規矩地裹在包裝紙內,排得整整齊齊,一厘米也不得越過屬於它們的合法生存範圍,但這些範圍卻日漸委縮。作品中的旺角還設有自由市場——不需要領取小販牌照,也不必逃避巡警的追捕,老闆們只要蓋起帳蓬,撐展起帆布椅和花布傘便可啟市。 
 每個年代的人都有獨特的生活文化和想法,細讀作者字裏行間的語氣,看似對這種自由市場模式有點意見,認為那遮蓋了花墟原本該有的面貌。而時至今日,自由市場已成青年口中的「復古活動」。在旺角街道上,經常目睹幾名食環署職員手臂夾着文件,向路邊攤老闆指手劃腳,說什麼地方不准擺放貨品。看着老闆大汗細汗,急忙把貨品搬回那細小得只剩一格階磚位置可站立的攤位內,心中不禁酸溜溜。或許日後,連這種「階磚小舖」也只能寄藏於文學作品中,待候被追憶。 
 

 

◆月台 
 最後我們透過地鐵站離開那懷舊的年代,返回記錄大家成長的千禧時代。麥樹堅在2003刊於《作家》的〈旺角夜行〉中,給予所有曾「迫地鐵」的讀者一個身分——馬拉松跑手。「即使你身上沒有號碼布,但你仍須一馬當先,伺機進逼,看準人叢裡每一個空隙,才能較順利地超越那些渾噩的傢伙走接扶手電梯入口」。若一步步跟隨作品的蹤迹去思考,不難發現這地點與之前所談及的巴士和花墟相比,發展步伐明顯不同。今日的月台不但沒有比十多年前的月台少了什麼元素,情况可能令人更難堪。 
 〈旺角夜行〉中,作者描寫在雨夜由旺角地鐵站步步為營地走到樓上書店,當中對多個場景直率的形容,令人隔着書紙也感受到他對生活的躁動。讓我據書中的描述,數算今昔月台的分別吧!「扶手電梯出口發呆的」,現在也有。「搜尋指示牌或銀行位置的人」,現在也有。「把儲值卡放在手袋裡,要把手袋貼在感應器上反覆嘗試的」,現在也有。哪有什麼分別了?我相信就是過量的行李箱,與不同文化差異引致的衝突。 
 ◆作品簡介 
 是次引介的作品,除了如影像般讓我們追尋旺角的舊貌,更描繪生活上不同環境角落,和時代文化獨有的特色,當中一字一句細膩的敘述湊合成一幅跨越時間的文字地圖。 
 ˙作品來源: 
 西西:〈花墟〉《素葉文學》第24、25期[合刊](1984年8月),頁4-7。 
 作家介紹: 
 西西,原名張彥,畢業於葛量洪教育學院,曾任教職,專事文學創作與研究。出版有詩集、散文、長短篇小說多種,數量甚豐。1983年,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獲聯合報第八屆小說獎之聯副短篇小說推薦獎。1999年,長篇小說《我城》被《亞洲週刊》評入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2005年,繼王安憶、陳映真之後獲「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獲獎作品是長篇小說《飛氈》。2009年,《我的喬治亞》、《看房子》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作品來源: 
 麥樹堅:〈旺角夜行〉《作家》第19期(2003年1月),頁47-48。 
 作家介紹: 
 麥樹堅,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現於浸會大學教授語文及創作。曾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新進獎(文學創作)、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散文組冠軍等獎項;曾任本地文學雜誌《月台》總編輯。著有《對話無多》、《目白》、《石沉舊海》、《未了》等。是香港年青作家的代表人物。 
 ◆總結 
 隨文字遠航高飛 
 本學年以「文學地圖」作主題,回顧一年的專題內容,我們曾嘗試以現代的視角思維,追步前人詩詞,遊歷大明湖和廬山勝迹,也展開過文學春遊圖的卷軸,認識古代有趣的春季文化。移步到現代文學,我們用文本配對的遊戲方式,考察銅鑼灣的地標──大丸;又以三本分別描繪老中青階段為題材的作品,描劃成長的地圖。我們也曾放眼世界,隨着意識流的流轉,縱橫歐美,甚至把雨傘運動連同亞洲各大民主運動,集合成一幅民主的地圖。 
 地圖的意義是什麼?除了工具價值,地圖還代表了人類強大、無遠弗屆的想像力。試想像發明地圖的人,是如何想到以平面而抽象的線條,包攬立體的空間、前進的時間、生命的記憶。在當下這個紙本地圖也得淘汰的科技怪獸時代,文學、文字可不可以成為一種永恆的地圖,描劃世界的容貌,讓我們繼續遠航高飛?本年度的「文學地圖」曲終人散,希望這一年來少少的文字,讓大家體會到世界的開闊和美好,而你們的旅程,才剛剛起步。 
 文:黎若曦 
 圖: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